8号彩票 菲洛城娱乐 cpcp彩票 宏盛博娱乐 牛彩娱乐 赢彩网 彩73彩票 云鼎彩票网 天天爱彩票 七星线上娱乐 易迅彩票 大爆奖 98元 玛雅吧彩票 三维娱乐 宝线上娱乐
鬼吹燈 > 少帥的女嬌醫 > 第117章 最后一程

第117章 最后一程

    文青竹緩緩起身,帶動著鐵鏈發出刺耳的響聲。

    她的聲音更是透著一種蒼老的尖利,直直地盯著榮音,像是恨不得將她一口吞掉,“小賤羔子,你竟然敢來這里?”

    嗓音失真,嘶啞的不得了,像被鐵砂磨過一樣粗糙。

    來的時候韓曉煜就跟榮音透露了一下榮家大太太的情況,打從她進了這大獄,就從沒有安分過,天天大吵大鬧,攪得整座監獄都不得安寧。

    犯人都受不了,紛紛投訴,獄警更是煩不勝煩,干脆給她的飯菜里添了點料,毀了她的嗓子,讓她再也無法嘶吼。

    這年頭監牢本來就是黑暗的所在,小南關堪稱黑暗之最,大鐵門一關,里面很多事情便是外面的人都鞭長莫及、難以控制。

    哪怕文家費盡周折上下打點,但以文青竹這不作到死不罷休的性子,想來也是吃了不少苦頭。

    榮音這樣想著,唇角扯出一絲淡淡的笑意,“托大太太的福,有生之年我還能來這監獄走一遭。只不過,如今你是階下囚,而我,是劊子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個賤人生的小雜種,我恨不得將你生吞活剝,大卸八塊,送你下地獄去見你那不要臉的娘!”

    文青竹嗓子壞了,卻阻礙不了她滿嘴噴糞,盡是污穢之語。

    榮音神色冷清,“彼此彼此。你想對我做的,正是我要對你做的。只不過大太太到了地下是見不到我阿娘的,好人只會送往天堂,惡人才會被打入地獄。”

    “天堂?哈哈哈,別做夢了!”

    文青竹發出凄厲的笑聲,“你們不過是些下賤胚子,有資格上天堂嗎?孟曉娥,可是一尸兩命,帶著她肚子里那未出世的賤種一起下地獄的!”

    一句話,勾起了榮音心底最深的痛,她瞳孔一縮,猛地上前,狠狠摑了她一記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的響聲回蕩在牢房的各個角落。

    韓曉煜眼睛驀的一睜。

    文青竹被打懵了,蒼白的臉色印上一片紅腫,“小賤蹄子,你竟敢打我?”

    她氣急敗壞,撲騰著胳膊就要去撓榮音的臉,榮音正準備擼起袖子跟這惡婦大戰一場,就被韓曉煜握著肩膀拉退好幾步,箍著她的腰,還不敢箍實,“你冷靜,冷靜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榮音重重喘了兩口氣,知道監牢重地,要是鬧大了怕是會給韓家惹麻煩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老實點!要是鏈子鎖不住你,我就讓人把你釘墻上!”

    韓曉煜面對文青竹可沒那么好的脾氣,拿著警棍指著她的鼻尖冷冷呵斥。

    文青竹被獄警折磨的怕了,知道和他們對著干沒什么好果子吃,看著幾乎要劈面而來的警棍總算是老實了些,但一雙鳳眸還是死死盯著榮音,后悔當初沒把她一同送往西天。

    韓曉煜松開榮音,將她重新按回到椅子上,這次不敢離開太遠,就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文青竹看著花團錦簇的榮音,鼻腔重重哼了一聲,“小家雀飛上枝頭,脾氣也變硬了。別忘了,你現在的位子原本是屬于我淑兒的,是你用下作手段勾引了少帥,搶走了她段家二奶奶的名分!你和你那個戲子娘一樣,慣會用狐媚手段勾引男人,不要臉的賤貨!”

    榮音這會兒情緒已經平復下來,聲音淺涼,帶著譏諷,“這話你和榮淑翻來覆去說了不下百遍,你們沒說膩,我聽都聽膩了。你們總覺得全天下的好事都應該是你們的,只要落在別人身上就是人家搶了屬于你們的,可什么又是屬于你們的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這跟我嘰歪,我家淑兒國色天香,定能嫁到豪門,區區少帥又算得了什么?”文青竹不屑地哼了一聲,“等淑兒飛黃騰達了把我接出去,我一定親手扒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榮音轉動了一下手腕上的玉鐲,唇角輕扯,“嫁入豪門?確實,榮淑現在也是方家少奶奶了,榮邦安將她低價售出,還賣一送一,前陣子我剛去醫院看過她,她被綁在床上,瘦的跟魚干似的,她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,可方家不許,就是死,也要讓她把孩子生下來再死。”

    她咋舌兩下,“可憐的大姐,不想生孩子偏要生,想去死偏死不了,比你還要慘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文青竹臉色變了,面如土灰,“不可能,榮邦安不可能這么對淑兒!他那么疼她!”

    榮音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下,“大太太怕是忘了,榮老爺以前是如何疼我,后來又是怎么對我的?所謂的疼愛,不過是建立在利益之上,榮邦安誰都不愛,他最愛的只有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似乎也說中了文青竹的心,她無言以對,重重跌了回去。

    一肚子氣頂在胸口,她咬牙切齒道:“榮邦安,那個狗娘養的,我真是看錯了他!”

    “你們湊在一起,叫做物以類聚,誰也無需嫌棄誰。”

    榮音看著她,緩緩開口,“我納悶的,是我阿娘。她在當年也是名噪一時,師爺說追她的達官顯貴不計其數,想要娶她為妻的大有人在,為何她會選中榮邦安,還下嫁為妾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為她賤!”

    文青竹扯著嗓子,譏諷地笑道:“看上她的人是多,可架不住你那個風流的爹,搶先一步搞大了孟曉娥的肚子,這女人一旦肚子里揣了別的男人的種,誰還敢要,當妾都便宜了她。”

    榮音臉色一沉,“你是說,我阿娘在嫁給榮邦安之前,就已經有了我?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為,我會讓一個下九流的戲子登堂入室?”

    文青竹冷冷一笑,“他榮邦安不嫌敗壞門風,我還嫌丟人呢!一個低賤的戲子,也敢來跟我爭男人,偏偏入門之后老爺對她寵幸得很,連帶著你這小賤蹄子都捧在手掌心,寵妾滅妻,我豈能容的那賤人爬在我的頭上作威作福?她還想生個兒子傍身,做她的春秋大夢去!”

    榮音聽得渾身發抖,攥的指骨嘎嘣作響,目眥欲裂。

    韓曉煜站在身后凝視著榮音的背影,蓄勢待發,生怕她沖上去再揍文青竹一頓,他倒是不怕擔責任,就是怕榮音會受傷,見慣了她冷情傲嬌的模樣,還從未見她如此失控過。

    在那樣的家庭環境下長大,她從小到大,怕是受了不少委屈吧。

    “你錯了!我阿娘從來沒想過要爬到你頭上,打從我記事起,聽過她說的最多的話就是‘家和萬事興’,她只是想平平安安地過生活,可你們從不肯放過她,臨了還往她身上潑了那么臟的一盆水,讓她死后都不得安寧。這個仇,我若不報,天理難容!”

    榮音氣得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,掌心發麻。

    “冤有頭,債有主,人是榮邦安殺的,你有本事,找他報仇去啊!”

    榮音瞇著眼睛,緩緩道:“不急,送你上了路,很快就臨到他了。你們一個也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文青竹聽到這里,方才有些著慌了,“你休想!我早晚有一天會出去的!”

    “出去?去哪兒?”

    榮音嘲諷地看著她,“榮邦安心里早就沒你這個結發妻子,不可能救你,你的女兒榮淑現在自顧不暇,你的大姐文綠萍倒是來鬧過,可沒打死我反打死了一個兵,被陸大帥卸了手上的權利,軟禁了起來。唯一能救你的文家,現在也是愛莫能助,除了死,你無路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文青竹臉上再無一點血色,搖著頭,試圖掙扎,“你胡說!他們怎么可能不管我!”

    “多行不義必自斃。”

    榮音站起身,說了此生和文青竹的最后一句話,“大太太,一路好走,不送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ojenc.live/shaoshuaidenvjiaoyi/10580513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ojenc.live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
中国竞彩网
8号彩票 菲洛城娱乐 cpcp彩票 宏盛博娱乐 牛彩娱乐 赢彩网 彩73彩票 云鼎彩票网 天天爱彩票 七星线上娱乐 易迅彩票 大爆奖 98元 玛雅吧彩票 三维娱乐 宝线上娱乐
真人街机捕鱼官网 推荐靠谱赚钱的软件平台 36选7怎么看有没有中奖 女生能做什么工作赚钱 uhc真的能赚钱吗 福建时时彩官方网站 工商管理考研科目 养家禽赚钱 财达期货软件下载